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谨言网>心得体会>感想随笔>

妄断是一把刀

时间: 2020-03-29 栏目: 感想随笔

  妄断是一把刀

  原创: 齐芳

  最近在读东野圭吾的小说《信》,这部作品异于东野君昔日的推理风格,描述的是哥哥刚志迷失良知而踏入罪恶的深渊,弟弟也因为救赎哥哥而折断生活所有的梦想,从此戴着镣铐生活。"犯罪的人是你,为什么我要承担这世间的白眼和不公?"这是由始至终,一直紧紧束缚直贵内心的枷锁。小说以狱中的刚志每月寄来的"信"为主要线索,串联起一段由爱至恨的亲情。

  直贵和哥哥刚志是一对苦命兄弟,父母早早去世。直贵成绩优异,前途光明,然而破屋偏遭连夜雨,哥哥刚志因为腰部受伤而失业,家中一贫如洗,根本无法承担直贵昂贵的大学费用。刚志不忍心让弟弟放弃学业,他想起之前做搬家工作的时候遇到过一户单身老人。她十分慈祥,重要的是家境殷实,被贫穷逼得走投无路的刚志便心生歹意。

  刚志的本意只是偷些钱财供弟弟上学,他还抱有一丝幻想:女主人是个善良的老人,也许知道自己的难处就不会怪罪,说不好还会帮助自己。

  刚志找到合适的时机,很顺利地得手了。可是他却因为贪慕公寓的豪华气派而不舍离开,他还想拿走放在桌上的糖炒栗子!因为他记得弟弟小时候喜欢吃。可事与愿违,那位老人出现了!刚志起身想逃跑的时候腰疾却犯了!他疼得动弹不得,老人趁机大声呼救!刚志情急之下失去了理智,忍着腰痛用尽全身力气将老人残忍杀害……

  结果可想而知,刚志受到了法律的制裁,因抢劫杀人锒铛入狱。

  "人谁无过?过而能改,善莫大焉。"这是中国传统文化对于迷途知返之人的宽恕和慰藉。可是,对待那些无辜的家属来说,他们又该何去何从?

  直贵因为哥哥入狱的事情,生活发生了彻彻底底的改变。哥哥是因为自己的学费才会走错路,他心里又疼又恨又悔,疼的是哥哥从此失去了自由!恨的是哥哥做出天大的错事!悔的是自己干脆不要念书就不会发生这种事!但既已成事实,他只能去接受,"有一个犯罪的哥哥"将会成为他一生的噩梦。

  同学和老师开始疏远他,房东天天催他赶快搬走。他只能勉强读完高中便放弃学业到处打工。他去废品厂、去餐馆打工。曾遇到了憨厚善良的老板,可是纸终究包不住火,有一次高中同学来到餐馆酒醉之后说出了真相!老板非常震惊,虽然没有让直贵离开,但是直贵每天都受到店里顾客异样的目光和窃窃的议论,他最终还是选择离开。

  偶然的机会,他在函授学习的时候认识了玩乐队的寺尾,寺尾发现直贵在唱歌方面有惊人的天赋!只有寺尾对直贵哥哥的事情毫不在意,强烈邀请直贵加入他们的乐队。那是直贵一生中最为满足和快乐的时光,他第一次感受到音乐竟然如此神奇,可以令人忘记现实的烦恼。

  乐队的名声越来越大,也遇到了好的发展机遇。然而在这个时候,直贵的社会关系又成了阻碍他继续留在乐队的"绊脚石",乐队其他成员害怕直贵会托乐队的"后腿",背着寺尾劝直贵自己离开。寺尾一再真心挽留,直贵仍然忍痛选择退出。

  监狱里的哥哥刚志每个月都会给直贵写一封信,他描写狱中的生活事实上比直贵的日子要安逸快活的多。直贵却不忍心告诉哥哥自己替他在负罪前行!

  直贵的爱情也为之毁灭,他爱上了一位富家千金,出于自私的考虑隐瞒了自己哥哥的事情。他顶着巨大压力见了对方父母却备受奚落和排斥。最后,恋人的表哥也是她的"未婚夫"因为看到刚志从狱中邮来的信,从而发现了直贵的秘密。这对他来说无疑又是一次重大的打击。

  直贵累了,"哥哥"仿佛是他身上一块奇丑无比的疤,走到哪里他都想捂住一样!不,(www.wxjinyan.com.cn)那不是疤,那应该是伤口,如果不去捂住,却会源源不断地流出鲜红的血,让人疼痛致死。

  希望和失望交织出一张错综复杂的网,直贵在这张网中不断挣扎。他勤奋学习,终于进入了一家知名的公司,他隐瞒了自己社会关系,谎称哥哥到国外学习音乐。他努力工作,希望用自己出色的业绩掩盖身上的"污点".然而,在一次产品被盗案件中警方调查到直贵,由此他的"秘密"也被公司知晓。但是直贵并没有被开除而是被调离了原来的销售岗位,转到公司最累的部门工作。

  他又一次感到了世态炎凉,但是也正因为这次事件,公司的社长给茫然的直贵上了一堂人生课,他的客观和直接,让直贵的意识发生了改变。从此,直贵不再逃避,他决定坦坦荡荡面对现实。

  幸好,黯淡的生活中仍残存一丝光明。他的身边有一直真心伴他左右的女孩由实子。在直贵被这个社会被无数次抛弃的时候,只有由实子给了他无尽的温暖。当直贵不想再和高墙之中的哥哥联系,即便是收到信也不回,善良的由实子偷偷地以直贵的口吻给哥哥回信。由实子说直贵是哥哥唯一的希望,不能断了哥哥的希望。

  直贵和由实子组成了一个温暖的小家,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。在妻子由实子的督促之下继续给哥哥回信,他生活竟然逐渐回归正轨。

  可是随着女儿的长大,他们仍然受到社会的故意疏远和歧视,直贵无法承受让妻子和女儿继续承受这些痛苦!他变得更加茫然,又是那位社长的提点,直贵这次决定切断与哥哥的一切联系,和他断绝兄弟关系!

  哥哥早就托直贵去给受害者家属道歉,直到10年后他才鼓起勇气,他想对这件事情做最后的了断。

  然而血浓于水,手足情深怎能说断就断?直贵因为寺尾的强烈邀请共同举办一场特殊的演唱会,而观众恰恰是哥哥刚志所在监狱里的犯人们。

  当直贵在众多犯人中间看到一个低着头颤抖的男人,他在胸中呼唤:"哥哥,我们为什么要生到这个世上来呢?"

  故事的结尾舞台上音乐响起,直贵眼含热泪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……

  彷如是石神在狱中呕出灵魂的一幕!虽然无声,却是发自灵魂深处的悲哀,让人久久不能平静……

  犯罪本身是可耻,理应受到惩罚,可那些罪犯的家属呢?他们也全部都是穷凶恶极、不可宽恕吗?一定不是。

  很多时候,这种远离和歧视都一种妄断。人们并不了解那些亲属们的生活、他们的人格,只是觉得任何与犯罪相关,哪怕是沾上一点儿关系的人和事都应该远离,不然就会惹上麻烦。

  作为犯罪分子的亲属,也许想着自己只要堂堂正正做人就可以了,世人就会原谅施暴者曾经的罪恶。然而现实是残酷的,人们不仅对于施暴者,对于他们的亲属也会连带不自觉地"远离"和"歧视".

  人本能地对犯罪或者丑恶本身抱有戒备和抵触心理,这无关乎人性的善恶,也无法用道德去约束,这只是人们;ぷ晕业囊恢中问,也是人性的必然。

  每个在犯罪边缘徘徊的人,当你心生恶念的时候,请想想你的家人,你的孩子,他们会因为你的错误而背负沉重的包袱,承受他们本不该承受的恶果。

  或许,这漫长的歧视,本就是惩罚的一部分。

  妄断是一把刀,慢慢切割着许多罪犯家属的自尊和希望。愿人们能收起世俗的锋芒,也许无法改变固有的思想,但至少,不要去伤害!就辍

  *齐芳,供职于白城市公安局经济开发区分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