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谨言网>心得体会>感想随笔>

当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

时间: 2020-04-08 栏目: 感想随笔

  当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

  原创: 晓静

  第一次制作香薰蜡烛,跟想象中一样令人心旷人怡,橙花幽香扑鼻,我把玻璃杯放在窗台前,不点燃烛心,已满室清香。

  有人说气味是人最持久而神秘的记忆。我相信这种神祇般的召唤能力,残忍的是,它无法保证总为你召来欢喜。如果有难过的,那就遗忘它吧。

  藤上的忍冬和蜂鸟还在等着你,若是能在清晨醒来。

  最近注意到余秀华的作品,读了很感动。曾经,她的人和诗充满噱头。一直不喜欢媒体在她身上加诸如许同情,即使作为一位婚姻不幸的脑瘫诗人,尊严和骨气也不允许她以诗歌之外的其他话题获得女性的独立生活。

  她很可爱,也很会在微博上同人打嘴仗,互联网时代语言仗也不易打。可最终打动我的还是她的诗歌,"云里写诗,土里生活",她的走红并非没有道理。

  看了《十三邀》白先勇的那期访问,台湾文人的传承真做得很好。每读完一本好书,就会发现作者和之前喜爱的台湾作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叶嘉莹、白先勇、三毛、张大春、齐邦媛、林海音等等,他们或为师生、或是邻居、或是朋友,总之都写出了好的作品。

  我身边就有同事特别热衷网络耽美文学,虽然我一本没看过,但我大致了解网络小说的写作水平,因为我也看过很多霸道总裁式的小说,基本跳不出情欲和肉体,没有什么小说感,思想性更枉谈。但不得不承认网络小说存在的价值,需求性太广了,产业才能这么庞大。

  不过,还是尽量少看为妙(也是对我自己说),文笔的腐蚀性太强了。喜欢耽美的建议看看白先勇的《孽子》吧。文笔真是好,令人感慨:情不知从何而起,一往情深!爱情哪分男女,同性之间的美好爱情不过人之常情的选择罢了。

  今晚大剧院有昆曲《西厢记》上演,那本子也是《红楼梦》里曾让黛玉废寝忘食的禁书。大学时,我曾在古子城二手书市场淘到一本竖排繁体的《西厢记》,很欢喜,还用胶带对书面进行了很丑的;な桨,可惜这本书后来再也找不到了。对这次演出的版本神往已久,待我去看看先。

  2018.9.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