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谨言网>心得体会>读后感>

《穆斯林的葬礼》读后感:哀歌为谁鸣

时间: 2020-04-05 栏目: 读后感

  哀歌为谁鸣

  ——《穆斯林的葬礼》读后感

  高港尚美中学  杨劲蕾

  天上有明月,年年照相思。

  淡淡的月光照在玉一般的封面上,浅笑,打开封面,似打开了京城"博雅"宅的大门。一扇门,隔着两个世界。

  一个穆斯林家庭,六十年的兴衰,三代人命运的浮沉,不一样的时代,一样的爱情悲剧。月与玉,命中的羁绊,命运中的红线牵引,一样惆怅,哀歌唱响。

  哀歌泠泠。我为白荷般清纯淡雅的少女新月的命运叹息;我为才华横溢又文静深沉的青年楚雁潮的爱情惋惜;为新月"母亲"梁君璧固执,事事追求完美不惜失去女儿而伤感……梁冰玉呢?她是敢于追求爱情的新女性,但另一方面又很自私,为了"爱",不惜夺走将她养大的姐姐梁君璧的丈夫……复仇,君璧失去了理智,她与冰玉的宿命,同样落在了天星与新月身上。一个得不到爱,包办婚姻;一个为爱痴狂,最终死亡。哀歌为谁鸣?

  哀歌为谁鸣?哀歌,为"玉王"韩子奇而鸣。

  一生痴狂为玉奴,到头家破人亡败。玉,风雅高洁,雅致宁静,与世无争。玉,是韩子奇一生的枷锁,他是玉的奴隶,在老玉匠梁亦清死去的一刻,他注定了今生为玉而奴,在解放初期,为玉,他干出了"资本家"干的事。他私自藏玉,商代玉玦,到乾隆翠佩,没有一件不是这世上的珍奇。他本以为,此后以玉为伴,好好收藏。但玉,使他心爱的女儿去世,使他去英国逃避战乱,与冰玉结合,使他在文革时被批斗……生命在命运面前似乎有些微不足道,他为玉而亡。即将踏上黄泉路,走上奈何桥,越过忘川河,他想起了生命中的哀歌:梁亦清死时,新月死时……哀歌缓缓唱响,他死了。哀歌,为韩子奇这样的痴心人而鸣。

  哀歌为谁鸣?哀歌为梁君璧鸣。

  一生独守空闺房,儿女悲剧又重现。梁君璧,新月的"母亲",实则是大姨,悲剧,是她间接造成的。不过,她也可怜。自己从小养大的妹妹,与丈夫相恋,还生下了新月,(www.wxjinyan.com.cn)一个自高自傲,泼辣的"韩太太"是无法忍受的。她赶走了妹妹,让其浪迹天涯,她留下了丈夫,却只留下一具空盒。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她似乎没有爱过新月,她亲手用离间计拆散了天星和容桂芳。仅因她看中了陈淑彦,瞧不起容桂芳,她阻止新月与楚雁潮在一起。正因如此,新月病重了,娇柔的心受不了,她死了。哀歌缓缓唱响,天堂迎来了一个纯洁而又年轻的灵魂,不久,她,也会来的。哀歌,为梁君璧这样的旧氏妇女而鸣。

  一个穆斯林家族,随着新月的死亡也近乎衰败。当年那个名满京城的"玉王",已成了一堆黄土。几十年,从繁华到落败,几十年,几代人的爱恨情愁,满纸沧桑沉思,穆斯林的葬礼,埋葬的又何止是一个年轻的生命?

  哀歌为谁鸣?哀歌为你我而鸣!

  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。

  君恨我生迟,我恨君生早,

  恨生不同时,日日与君好,

  我离君天涯,君隔我海角,

  化蝶去寻花,夜夜栖芳草,

  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。

  海上升明月,天涯共此时。

  天上有明月,年年照相思。

  一朝春尽红颜老,花落人亡两不知?

  我若红消香断,又有谁人怜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