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谨言网>心得体会>读后感>

读《苔丝》有感1500字

时间: 2020-04-08 栏目: 读后感

  读《苔丝》有感1500字

  文/魏莉玲

  "她们每一个人的内心也有一个小小的太阳温暖着各自的灵魂,某个梦想、某种情爱、某个老是喜欢想到的念头,或者至少也有某个缥缈的希望,虽然也许正在慢慢地归于破灭,却依然存在着,因为希望本来如此嘛。"

  从秉性淳朴、没有阅历的乡村姑娘,到历经不幸、命运悲惨的农场女工,最后到堕入深渊,乃至香消玉殒的杀人犯,苔丝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步步走向无法自救的毁灭。每每读《苔丝》,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一轮无形的转齿把人卷入着、碾压着推向不可逆转的宿命芒锋:无可奈何地到富贵人家攀亲戚,被亚历克玷污;无可奈何地坦白自己失身于人,被克莱尔抛弃;无可奈何地再次被亚历克纠缠,失去所有幸福。但万般无可奈何都无法消磨苔丝对家庭责任、追求爱情的执着而根深的信仰,她为了获得真正的爱情,产生完全丧失道德观念的巨大力量,以利刃揕杀了卑劣的亚历克,和克莱尔在与世隔绝的状态里度过了甜蜜安宁的五天后,无怨无悔地从容被捕并处以绞刑。而亚历克对苔丝的情欲却瞬间冲垮了他没有根基的宗教信仰。二者反差形成鲜明的冲击对比,在人物无休无止的情感纠葛下,剖析显露各种道德与灵魂中信仰的张力。

  《苔丝》是英国文学巨匠托马斯·哈代最著名的长篇小说代表作。女主人公苔丝一生的痛苦煎熬是从遇上亚历克开始发酵的,而亚历克是苔丝的孽缘,是她至死方休的劫数。亚历克作为一个基督教的圣品人,他对其他基督教教会人员的榜样作用,就体现在带领和感召其他基督徒,而薄情寡义的亚历克的行为表现正好与此职责相悖。于是一批以虔诚的信教徒自居的人,便大肆攻击哈代,要求给该书设禁,文学评论界大多学者也认为哈代"在研读《圣经》之后反而对基督教失去信仰,不相信有那么一个全能、公正、仁慈的上帝在治理世界和照顾天下芸芸众生",竭力反对宗教伪善。

  哈代自己却声明"这部小说既没有教训人也没有攻击人的意图",所以我们没必要过分捧高它的反宗教信仰的功能。纵览小说,作家反复提到诸如"阿波罗""洛提丝""伊克西翁轮"等宗教神话中的人或物,显然它们在文中并无特别的褒贬之意,只是如作家所言,他描写部分景色、人物时"力求具有代表性",哈代如此精通宗教神学理论,便不可能在完全厌弃它的同时,潜心研究神学义理,甚至在作品里不附讽意地加以连篇象征运用。因此哈代对宗教是持有信仰的,他信仰的与其说是宗教鬼神,不如说是宗教鬼神里近乎完美意义的善恶道德的理想化象征蕴藉。亚历克的死亡,也是一群真正没有信仰、没有希望的伪教徒的下场。

  苔丝的死亡,同亚历克的结局意义迥然不同,她以死明志,带着圣洁的光环,用血肉之躯阐释她不可泯灭的信仰。"在我们结婚之前你从不干涉我的任何信仰"苔丝对克莱尔如是说。她对信仰的追求已经执着到了疯狂的地步,在命运的捉弄下终于赢得了短暂而又永恒的幸福!短λ俊返母北晏獬扑"一个纯洁的女人".在这种宿命悲剧中,纯洁信仰的存在无疑超越了生死的界限,在层层叠叠的伤痛中孕育成熟,没有丝毫沉默和迟疑地反噬悲怆凉薄的命运。

  诚如是,人的一生总该为自己的信仰做点什么,然而,我们微弱的信仰正如莎士比亚斥诉"我们常装出信仰的表情和虔诚的举动,却用糖衣来包裹恶魔的本性".有时候我们对信仰的坚守只是聚会上一个炫耀的话题,它的重量甚至抵不过你每天睡一个好觉的欲望,抵不过你每天玩一场游戏的酣畅,随意一阵生命里的风雨便轻易把它濡湿,流散。试问我们在最初树立和憧憬理想时,谁曾没有抱着为此目标忍受漫长孤寂的岁月,付出沉甸艰辛的汗水的信念?却原来敌不过现实的桎梏。时间冲刷着昔年乖戾,打磨昨日棱角,记忆的碎片拼凑成支离破碎的画面袭入脑海,于是我们俯首称臣。

  渐渐地,原以为不会变的事都变了,我们终会成长,终会受伤,很多东西我们都不能掌控,能够坚守的唯有自己而已。譬如你某天被芭茅划破手指,鲜血汩汩地往外涌,你可以恼它,怨它,让自己心里得到宽慰,却不能把它捻死,这是对生命崇高的信仰。再如,你某日被胡椒粉刺激到鼻腔,一阵剧烈喷嚏感袭来,你宁可憋坏,也不往旁人脸上喷,这是对尊重淋漓的诠释。

  当然,并不是世间诸事件件都值得信仰,不顾任何道德准则的约束,以虔诚的名义而固执地秉持也不是我们的行事,凡事皆有度,再虔诚的信仰亦然。哈代寄寓作品的正是保持一颗善良本真的心,不管世事如何更迭,迸发蠢蠢欲动的信仰,便能叩问灵魂所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