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谨言网>心得体会>读后感>

读《正红旗下》有感2000字

时间: 2020-04-08 栏目: 读后感

  读《正红旗下》有感2000字

  原创: 不与猪摔跤

  本文约2000字,阅读约须4分钟。

  《正红旗下》可能成为老舍先生最伟大的作品,如果先生有机会将其写完的话。

  若要用八个字来形容老舍的文字,我觉得莫过于"哀而不伤,怒而不怨。"

  老舍的文字不大钟情于大人物王侯将相,而是倾注于社会角落处的小人物,这些人在正史中不会有传记,即使偶有涉及也不过是用"某甲"一笔带过,若想看看他们的故事,听听他们的想法,或许老舍的文字是不二选择。

  鲁迅笔下的老百姓往往是"哀其不幸怒其不争",比如孔乙己、阿Q等,这与老舍笔下的人物截然不同。老舍笔下的老百姓,比如《月牙儿》中的母女,《断魂枪》中的沙子龙,悲凉的里子透着一种平静,这就是"哀而不伤怒而不怨".

  小老百姓在老舍的文字中是真真正正的过日子,不管这日子是好是坏,也不管明日天是否塌下来,总是那么或自然、或悲苦的活着。他们或人物猥琐,或秀色夺人;或鼠目寸光,或豁达大度;或勤恳老实,或好吃懒做。老舍总是用他那特有的不褒不贬、含蓄冷峻的幽默娓娓道来,让人感概"这就是老百姓。"

  《正红旗下》是老舍于1961年开始动笔,写作手法已相当成熟,很有老舍式风格味道。他身为正红旗人,就是在写自己的故事,身边人的故事,特别是旗人的故事,这群小老百姓的日子就从老舍出生那天开始,在老舍笔下成为不朽。这类题材为小说在近现代是少有的,可惜这些努力因为某种原因而搁止,不仅是老舍的憾事,也是中国人的一幢憾事。

  小说从老舍出生开始,那天是农历戊戌年腊月二十三日酉时,这一年在中国历史上极其重要,维新变法是这年,戊戌政变也是这年,清王朝无可挽回走向败亡还是这年。

  老舍不知是否有意在思考清王朝的垮台,文字没有提到,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在大清王朝的余辉之下,八旗子弟们并没有意识到大清只剩十来年功夫即亡了,他们关心的是自己的铁杆庄稼,每个月有几两俸银,还能否吃上便宜坊赊欠的酱肉。

  比如老舍大姐的婆婆,以赊欠为本事,其口头禅就是"听着!我是子爵的女儿,佐领的太太,娘家婆家都有铁杆儿庄稼!俸银俸米到时候就放下来,欠了日子欠不了钱,你着什么急呢!"不仅如此,大姐婆婆颇看不起那些不敢赊、不喜欢赊的亲友。"不赊东西,白作旗人!"

  老舍的笔墨总是如此冷峻,没有只言片语的批判,大姐婆婆好吃懒惰还爱面子的旗人形象已经跃然纸上。小说中与大姐婆婆相应的是另一个女性角色,老舍的姑姑,(www.wxjinyan.com.cn)只有自己欺负人的理,没有别人欺负她的理,拿着不知怎么来的几份俸银,日子过的不算坏,这个大姑子,总以"欺负"兄弟媳妇为本事,倒也不是打骂,只是需要"伺候"着。

  大姐公公与大姐夫两父子,一个佐领,一个骁骑尉。佐领不会打仗,骁骑尉不会骑马,可说到遛鸟、放鞭炮,可都自诩是北京九城里一等一的好手。这么一对父子,八旗兵的战斗力能高吗?所以瘸子补旗兵的缺额,罗锅可以领份兵差,也就再正常不过了。看到这里,我反正是哈哈了好几句。

  若说八旗子弟尽是好吃懒作的主,也是不符合实情滴。老舍的父亲是一个旗兵,老实当差,每个月三两银子,不欺负人,不赊欠东西。其母亲会过日子,和亲友们相处和谐,在家亦是任劳任怨吧,可又能怎么样呢?巧妇难为无米之炊!

  大舅家的二哥:,不同于纨绔的八旗子弟,他人很能干,不仅会骑马射箭,还是一个油漆匠。可就是这么一个人,常常去当枪手,为别人替考补旗兵,可就是不能自己补一个缺额。他也不抱怨,没有铁杆庄稼,学个油漆匠不也能活着嘛。可他这种活法却被八旗子弟看不起,因为他活的掉份。

  一个旗人,若不会遛鸟,没有雅号,叫什么旗人?格调,身份,面子,是万万不能掉的,所以博胜之可以为了一对蓝乌头卖了媳妇[《茶馆》里松二爷宁愿自己挨饿,也不让鸟儿饿着,自己又不会自食其力].清王朝大厦将倾,唯有变法才是出路,可他们认为变法是万万不好的,因为变了法,就没有铁杆庄稼,这可叫他们怎么活?所以他们认为杀了六君子,废除维新,大清不就又恢复太平了么!

  虽说满汉不通婚,可彼此生活谁也离不开谁,于是他们在生活上又是朋友,逢年过节彼此往来,老舍的三天,老王掌柜这个老山东不也来送了礼,这就是人情。往上说大家的祖先可能不一样,可现在大家生活在一处,在一个北京城,哪能不往来?有了往来,就有了人情,这又是一个人情圈子。

  面对外国列强的欺负,旗人们大多是有心无力,他们希望用文天祥、岳飞激励自己,显然没啥用。甚至还有多老大这类人,看到入洋教有利可图,就去入了教,借此还欺压便宜坊。老舍的文字没有骂他,连批评的词都没有,就那么写着写着,读者能否会心一笑、会心一痛呢?

  当小说写到"二毛子"与普通老百姓之间的矛盾后,估计义和团会是接下来的故事,文章戛然而止。八万字的《正红旗下》犹如断臂维纳斯,美美的放在那里供大家欣赏,意犹未尽,意犹未尽。

  老舍的文字没有精美的辞藻堆砌,字里行间处处透着不正常,可又处处显得正常。他不批评,他不激愤。可我们又知道他再表达什么,这个什么我们又不知道是什么;蛐硭窃诮瓒绺:T偎:

  "也不至于!不至于!"他安慰自己。"出了事,花钱运动运动就能逢凶化吉!"这么一想,他又觉得他不是同情造反,而是理之当然了——什么事都可以营私舞弊,有银子就能买到官,赎出命来。这成何体统呢?他没读过经史,可是听过不少京戏和评书,哪一朝不是因为不成体统而垮了台呢?

  八旗子弟不成体统而败啦,大清王朝不成体统亡啦,或许这就是老舍的幽默吧,他不伤,他不怨!

  —完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