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谨言网>心得体会>感想随笔>

【随笔】草原上的聆听

时间: 2020-04-08 栏目: 感想随笔

  【随笔】草原上的聆听

  原创: 楚秀月

  顺着山坡,我张开双臂,任由身旁的风,“呼呼”亲抚我的皮肤后离去。此刻,没有什么能阻挡住我狂奔的脚步;此刻,我想把自己的身心,彻底地融入到大自然中去,融入到这片原始而辽阔的草原中去,融入到草的绿、树的翠、山的青、天的蓝、云的白中去。

  脚下密密的草儿,最先感知到我的心情,它微睁双眼,轻轻展长已初现秋痕的叶片,调皮地对我使了一个小绊腿;“啪”地一下,我摔倒在地,身体和草原有了最亲密的接触;蛐,高寒川是在用这种特有的方式迎接我,只是,这真让我欢喜让我忧!

  山顶上,正悠闲吃草的那头牛,在午后暖暖的阳光中,它先是吃了一惊,恍惚间,猛地抬起头,尖尖的角,像两把利剑刺向天空,似乎要把澄澈而悠远的湛蓝挑出个豁口,之后,它快速地扭头望我一眼,撒开四蹄,朝我视线的最高处奔去。

  至今,我都在后悔,自己干嘛要急速地爬起?是碍于面子?——身后同伴的目光正注视着我;还是怕草丛中的湿气侵入我的身体?或是城市里从不曾有过的久违的疼痛让我无法忍受?

  如果那时,我能抛弃这么多世俗的想法,静静躺下去,该有多美!轻阖因久视手机而酸涩的双眼,敞开日渐疲惫而失声的心音,在虫鸣鸟啼的唱和中,用安静自足的呼吸,嗅一下再嗅一下秋草野花的香味,该是何等的惬意?

  这是阳历8月中旬的一天下午,我随市作协采风团来到了陇县固关镇关山山脉陕甘宁交界处的陇山。立秋后,天气已微凉。我们的车队边走边停;或因低头吃草的羊群,或因俯身闲卧的马儿,或因58米长被放倒在野地里的风车叶片。每一次的停留驻足,大家都会举起相机一阵狂拍。近观远望,拍人拍景,皆为美图。

  很多次,我都以为是到了高寒川的最深处,可峰回路转,最美的风景总在下一个转弯处。转了多少个弯?又停留过几次?我们已无暇顾及。终于,行走在草土相间的野路上的车,被一座栅栏门拦住了去路。陇县负责此次陪同的工作人员一边开锁推门,一边告诉我们:因景区还处于未开放的原始状态,时;嵊形蟠吵盗,为防他们在广阔无垠的草原里迷路,这扇门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  推开门,就是打开了整个高寒川的秋天了。

  极目望去,海拔2300米以古时秦非子养马而闻名于世的高寒川,正有着初秋青黄交接层林尽染的美;微黄、浅绿、浓绿的草原次第展开,不远处的白桦林,泛着青灰的光,它的脚下,是杂色的灌木丛,而再远处的沟川里,成片成片的红叶和黄灿灿的野果交相辉映,勾起我无限的遐想和浪漫的情怀。

  一种宁静,突然从心头升起,尘世间的所有喧嚣都遥远如梦。放慢脚步,我感知这里一切的一切;暖暖的阳光,持续的细风,和着强烈的紫外线,从各个方向,把我内焦外躁的身体,照透。

  不远处的小溪,清亮亮的水流,载着游人澄澈的笑容奔向遥远的天际。脚下的土地,是松软的,似沼泽,又不使人活动受限,踏上,如同踩了厚厚的绒毯。小草,更似饱经苦难而又坚强的老人,人一抬脚,它也就挺直了身子,似乎在和我们逗趣,又像告诉我们:惟有承受过巨大的苦难和压力,才能成就不一样的人生。

  山坳里那两块巨石,是天成的座椅,是地设的皇位。谁是天地间最大的王?在广阔无垠的天际中,在四面青山翠树围拢的绿意中,石块被雨水冲刷后的清白,和天空朵朵游移的云彩,悄悄诉说着千百年来生生不息的话题。

  山顶上云雾缭绕,巨大的风车在若隐若现间,(www.wxjinyan.com.cn)用白色的叶片做无限地旋转,以动态的形式,观望着静态的所在。

  用歌声,表达内心对这片草原的热爱;用舞蹈,尽情释放被麻木围困的四肢;用诵读,放飞书写后的畅快淋漓。我们每一个人,都在用自己特有而喜欢的方式,寻觅着灵魂深处大彻大悟后的安宁。

  望着远处悠闲吃草的马儿,我内心的激越之感油然而起,胸中豪气顿生。

  有酒,必仰起脖颈,美美灌上一壶!会不会飞身上马,扬鞭绝尘而去?

  如若独居在此,搭帐为屋——这草原上的神仙府邸,美妙得像难以描述的梦境;而整个的高寒川,必将幻化成一片天堂的庭院。各色花朵在青草之上兀自开放,像少女清丽的容颜,于微风中轻轻摇曳,野生藤蔓顺着坡势蜿蜒而下,那姿势是自然天成的绝世无双。而我,一袭白色长裙,就在其中;在清晨的微曦中,在黄昏的雾岚里,在悠然的胡笳和骨笛声中,翩翩起舞。

  只是想想,都美得让我有如临仙境的感觉!

  返程时,几次的迂回后,我们迷失了方向。美丽的高寒川,或许在用它独有的方式,要多挽留一会儿我们留恋的身心。而这里的路,形态真不是很突出,山山岭岭,只要车能上去的地方,似乎都是路,都可以任由你驱车代马,随意驰骋。

  高寒川的路,由此就多姿多彩,而每一条路,如果代表着一种生活的态度,那更是千姿百态。有人走马观花,有人催马扬鞭,有人牵缰信步。无论你是哪种状态,只要用心,都会聆听到这片原始草原上发出的万千声音。它积淀了多年的韵律,是那样的辽阔而幽谧。

  顺着山坡,我张开双臂,任由身旁的风,“呼呼”亲抚我的皮肤后离去。此刻,没有什么能阻挡住我狂奔的脚步。

  它先是吃了一惊,恍惚间,猛地抬起头,尖尖的角,像两把利剑刺向天空,似乎要把澄澈而悠远的湛蓝挑出个豁口,之后,它快速地扭头望我一眼,撒开四蹄,朝我视线的最高处奔去。

  此刻无言,背靠这神奇的石头,身后浓浓的绿荫里,有我密密的期待。对着群山,我许一个愿:什么时候你也来,牵我的手,长长的路,慢慢的走。

  面对这天成的座椅地设的皇位,我大声的读出自己的心声:高擎双手,为一个季节封王/一片草原/便是我魂魄进出的天堂。

  楚秀月:新疆人,现居陕西省宝鸡市。笔名十月传奇,法名丹增桑启。2020年04月08日开始业余写作。热爱生活,崇尚简单。用温柔的心书写温暖的文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