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文学谨言网>心得体会>感想随笔>

四十岁边缘的人生感悟

时间: 2020-04-01 栏目: 感想随笔

  四十岁边缘的人生感悟

  原创: 乾州碎娃

  我是1978年正月生人,2018年过完年就41岁了。以前在上大学的时候,老师讲到谌容的《人到中年》时,联想到了个人生活实际,忽然大发感慨,仿佛这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就是人生的一场噩梦。只是那时自己年纪尚小,不愿给自己承载过多的思想负担,总感觉中年对自己来说还只是一个概念,距离自己很遥远。

  就是近年来,也许是不愿意正视现实的原因,总觉得自己还很年轻,自己听老师讲这篇小说仿佛就是昨天刚发生的事情。但是,单位同事的一声"老刘"还是打破了自己的美梦。一眨眼,自己参加工作已经整整工作了23年了(我是1996年从陕西省乾县师范毕业的,那时候刚好19岁)。

  从中师毕业到现在,自己一路跌跌撞撞,不知不觉中已经人到中年。想想自己,还真是一事无成。就像微信公众号乾州碎娃中简介的那样:刘立军,关中平原、女皇脚下、城乡结合部的一名初中语文教师,有爱心、有信心、有耐心,热爱教育事业的中年男子。性木讷,爱文学,常著文章以自娱。俯仰天地间,不求闻达于诸侯,但求无愧于我心。

  最近两年回家的时候,父亲总是告诉我,村中某某某又离世了。听了父亲的叙说,我很是吃惊,因为这些人和父亲的年纪相仿,并不是很大,也就60岁左右。问及原因,大多都是因为病——不好的病。我知道,父亲口中不好的病大多是癌症。

  农村人,大多都钱短,平时很少检查,更没有疗养这样一说。到医院里去,都是实在无法忍受的时候。一般情况下,他们感到不舒服的时候,挂在口边的一句话就是"我歇歇就好了".我辛苦劳作的可怜的父老乡亲,把短暂的休息当做是治疗的一种基本方式,而不是像城里人那样到医院里找医生诊断、吃药打针,或者采用其他更多更先进的医疗方式进行疗治。

  长年累月的辛苦劳作使得农村人有了较城里人更为强悍的抵抗能力。但也因为这个原因,农村人一旦因为身体原因停止劳作,身体就会迅速衰败。那种速度让很多的农村人包括他们的儿女措不及手,懊悔不已。

  所以,听到父亲提到这一类事情的事情,我总是心头一紧。我明白父亲的心思,父亲的心里也有一种不安。因为,这些离世的曾经的邻里们,看起来都是身体强壮的。但是,他们却几乎毫无征兆地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老去了。对于生命,我生平第一次感到了敬畏。老人的每一次生病,对我来说,都成为一次严重的大考,都让我提心吊胆、心神不宁。有一段时间,甚至突然接到父亲电话我都会一种下意识的恐惧。因为以前,父亲没事很少打电话给我。

  所幸的是,近年来父母亲身体都还康健,上年纪了,小毛病是有的,比如说,腰腿疼痛一类的,但不大碍事,而且精神一直很好。这让我非常的高兴。

  在希望老人身体康健的同时,也能够心情愉悦。尤其是去年,老人说要去省城打工,我原本是不愿意的。父亲早年生活艰辛,吃过很多苦,好不容易将儿女们拉扯大了,一个个都安顿好了。现在自己年纪大了,就应该好好歇歇了。这时候跑出去打工,不说挣钱多少,不说工作劳累与否,不说是不是老人愿意,都会被人戳脊梁骨的。毕竟我们姊妹三个现在生活都还可以,比上不足比下有余,谁也不缺那几个钱。但是,后来转念一想,老人多次提到这件事情,就是说明老人是真心愿意去做这件事情,那我为什么要阻拦,只要老人高兴,就是有旁人不理解我,也无所谓。毕竟那些是身外事,与老人的身体康健、精神愉悦相比不值得一提。

  此刻,我才真正的理解了大学老师在讲到《人到中年》时的感慨。(www.wxjinyan.com.cn)人到中年,上有老下有小,最重要的就是子女学业有成,老人身体康健,至于其他的功名利禄、金银财富都是浮云。

  之所以写下这篇文章,是因为最近参加了一次丧葬仪式。在祭奠的过程中,孝子们所请的乐手并不是那些胡吹冒撂的二杆子乐手。孝子们所请的是传统的唢呐艺人,唢呐声声入耳,令人阵阵揪心,一种人生的无奈与苍凉笼罩在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头。

  近年来,很多农村人喜欢在老人离世的时候,请那些半路出家的洋鼓洋号吹手们吹吹打打,图他们热闹。结果,热闹是有了,但是丧葬仪式的庄严也一点都没有了。这些二杆子乐队为了取悦围观的众人,简直乱吹一气,什么歌曲都敢吹,什么衣服都敢穿,什么样的动作都可以有,丝毫不顾忌这个场合,实在不堪入耳。

  此刻,我才深刻的感受到高建群在《最后一个匈奴》中所讲到的唢呐对于陕北人的重要性,陕北人的一生是伴着唢呐而开始,伴着唢呐而结束。

  生老病死本是人类生活中极其正常的事情,每个人都无法避免。只要心胸坦荡,只要心存善念,每个人都能够坦然面对。有人说,老去的人坦然了,活着的人却留下了无限的悔恨和哀思。其实,我认为对于活着的人而言,只要自己尽心了,努力了,尽孝了,即使是厚养薄葬,即使没有撕心裂肺地痛哭流涕,也可以坦然。只怕你是一直认为老人仍然康健,尽孝还早,等老人真正的老了,行动不便了,再尽善行孝,最终却是"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",那就真的悔之晚矣。

  尽善行孝,从现在做起,从我做起,从点滴小事做起。你准备好了吗?

  乾州碎娃(刘立军,关中平原、女皇脚下、城乡结合部的一名初中语文教师,有爱心、有信心、有耐心,热爱教育事业中年男子。性木讷,爱文学,常著文章以自娱。俯仰天地间,不求闻达于诸侯,但求无愧于我心)是一家以个人原创为主的文学公众平台,以推广乾县乡土风俗文化为主,间或涉及教育、文学随笔、影评、图文故事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