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 文学谨言网 >> 教学论文 >> 语文论文 >> 正文

叩其两端与重其个性——“君子慎其独”的再考察

时间:2019-11-15栏目:语文论文

儒家对于“慎独”之学的极端重视是众所周知的,《大学》、《中庸》力主“君子必慎其独”自不消说,马王堆帛书及郭店竹简《五行》中亦大讲“君子必慎其独”。宋明理学中直接讲“慎独”二字。郑玄注《中庸》,把“慎其独”解释为“慎其闲居之所为”,朱熹则认为“独”是“人所不知而己独知之地”。梁漱溟先生认为“儒家之学只是一个慎独”,比朱子、阳明乃至最讲慎独的刘蕺山还要厉害。最近慎独之学又引起了学者的注意,郑玄和朱熹对于“慎独”的注解引起了争论。(尤其是梁涛、钱逊、刘信芳等先生专门著文讨论,见简帛研究网:www.bamboosilk.org)窃以为理解慎独,在《大学》,《中庸》与简帛《五行》之外,眼光须放在四处:一是慎独二字的本义;二是其他著作对慎独的讨论;三是与慎独相关的其他思想;四是郑玄、朱熹以外的训诂。今不揣浅陋,申述一二,就正于有道。 
    一、慎,顺也、重也、思也、诚也,认真之意。两端之间须“慎”。   
    慎有谨慎,慎重之意,但“谨”与“重”之间还是有微妙差别。先儒多把“慎”训为“顺”。朱骏声《说文通训定声·坤部》云:“慎,假借为顺!彼持杏钟小爸亍 的意思,也就说看重乃是顺遂的前提!妒椤ひ骛ⅰ:“禹曰:都!帝,慎乃在位”,帝位上关天命,下关民生,要慎重对待,马虎不得!赌印ぬ熘局小贰疤熘獠豢刹簧饕病,孙治让闲诂:“慎与顺同。上下文屡云顺天意!笔导噬,“顺天意”乃是“重天意”的结果,即对天意要认真对待!盾髯印こ上唷:“请布基,慎圣人”,杨倞注:“慎读为顺!笔导噬,“慎圣人”就是“重圣人”,或如郝懿行所言是“诚用圣人”,也就是要真心尊重圣人!兑葜苁椤ざ妊怠:“和非中不立,中非礼不慎!彼镖比脭也:“慎当读为顺,顺慎音相近”。实际上“中非礼不慎”;即“中非礼不重”,也就是如果没有礼的话,“中”就不会有重要的地位,或者说其重要性无法体现出来。 
    “慎”训为“重”,也是有来历的!盾髯印し窍唷:“宝之、珍之、贵之、神之!毖顐娮ⅰ吧裰:“不敢慢也! 《尔雅·释诂》:“神,慎也”:萝残小抖乓迨琛芬顐娮:“不敢慢即慎矣”!安桓衣闭强粗、认真的意思。可见“慢”乃“慎”的反义词。王念孙就是以“贵之、重之”解释《荀子·非相》所说的“贵之、神之”。(王引之《尔雅述闻》引,见《经义述闻》卷二十六)《尔雅·释诂》:“神、弼、崇,重也”。王念孙等学者认为, “重” 即尊重之重、轻重之重。(同上)可见以“重”训“慎”是没有问题的。(又敬慎常常连用) 
     所谓的小心或者谨慎,其前提必是看重!吧鳌庇执印靶摹贝印罢妗,以现代汉语的“认真”二字解释最贴切不过。这并非笔者的杜撰,而是可以引经据典的判断!队衿ば牟俊:“慎,思也”!斗窖浴肪硪:“慎、思也,秦晋或曰慎。凡思之貌亦曰慎!薄八肌北旧砭褪侨险、谨慎、慎重的态度,但侧重于“心”,也就是侧重于认识方面。而“慎”又有“真”或“诚”的一面!妒ば⊙拧で裳浴酚小坝枭魑拮铩、“予慎无辜”之语。毛传:“慎,诚也”。俞樾《群经平议》:“慎、真,古通用!薄堵塾铩ぱФ吩卦又:“慎终追远,民德归厚矣!绷醣﹂堵塾镎濉吩:“《尔雅·释诂》:‘慎,诚也!端滴摹:‘慎,谨也’!稀鳌逋!薄独窦恰ぬ醋印酚衷卦又:“丧三日而殡,凡附于身者,必诚必信,勿之有悔焉耳矣。三月而葬,凡附於棺者,必诚必信,勿之有悔焉耳矣!绷醣﹂堵塾镎濉啡衔舛际窃谒怠吧髦罩!奔炊匀腴绾拖略岬壬ピ崾乱艘险娑源、诚心诚意,而不能繁衍了事、虚情假义,这样老百姓的德行就能变得厚道了!八肌庇搿罢妗保ā俺稀保┖隙灾,即“认真”之意。在具体涉及到“慎独”的训诂时,郝懿行、王念孙等人正是以“诚”训 “慎”。(详见下文) 
     慎与不慎,往往会引起极端相反的结果, “君子一言以为知,一言以为不知,言不可不慎也”。(《论语·子张》)“言行,君子之枢机,枢机之发,荣辱之主也。 言行,君子之所以动天地也,可不慎乎?”(《周易·系辞上》)所以说“两端之间须慎”!痘茨献印ょ殉啤:“《诗》云:‘媚兹一人,应侯慎德’。慎德大矣,一人小矣。能善小,斯能善大矣!保ㄉ鞯,《毛诗》作顺德) 
    二、独,特也,人所没有而己独有之个性。两端之中见“独”。各家均言“独”。 
     《说文》:“独,犬相得而斗也。羊为群,犬为独也!倍斡癫米:“犬好斗,好斗则独而不群!闭獯蟾挪皇恰岸馈钡谋疽。因为犬虽然不群,但“狗仗人势”是最没有独立性的!墩滞āと俊:“独,猨类。似猿而稍大。猨性群,独性特! 
     独和特同义!豆阊拧な挖贰疤,独也!薄蹲印て胛锫邸:“曩子行,今子止;曩子坐,今子起:纹湮尢夭儆耄俊闭馐趋枉酥饰视白游裁疵挥卸懒⒌牟偈。成玄英疏:“特,独也”!独窦恰だ衿鳌:“天子无介,祭天特牲!背聺患:“特,独也“,《礼记·礼器》“圭璋,特”。陈澔集说:“玉之贵者,不以他物俪之,故谓之特,言独用之也!薄抖拧な退:“大夫方舟,土特舟”,特舟即独舟。 
     “独”用于人事,可以从知行两个方面专讲。独知、独觉是指人的认识能力,而独立,独行则是人的行为方式,概而言之“个性即为独!比寮抑獾母鞲鲅,对“独”都很重视!痘茨献印锫邸:“必有独用之听,独见之明,然后能擅道而行也!薄堵朗洗呵铩ぶ评帧:“圣人所独见,众人焉知其极! 《俱舍论·分别世品第三之五》颂曰:“独觉增减时,麟角喻百劫”,论曰:“言独觉者,谓现身中离禀至教,唯自悟道,以能自调不调他故!钡澜桃卜浅V厥印岸谰酢:“仙师独觉,闭迹山水”。(符载:《庐山故女道士梁洞微石碣铭》,见《文苑英华》卷七九〇)《易·大过》:“君子独立不惧!薄蹲印ぴ阱丁:“出入六合,游乎九州,独往独来,是谓独有。独有之人,是谓至贵!薄痘茨献印け浴:“夫将者,必独见独知。独见者,见人所不见也;独知者,知人所不知也!蓖跹裘鞲侨衔:“无声无臭独知时,此是乾坤万有基。抛却自家无尽藏,沿门持钵效贫儿”,(《咏良知四首示诸生》)“良知即是独知时,此知之外更无知”(《答人问良知二首》)。(见吴光等编!锻跹裘魅肪矶岸乐,用《大学》中的话说,就是“自明”。方以智,魏源等晚近一些的思想家对独知也很重视。 
     同样是“独”,也可以是独断,独裁,

以至于成为“独夫”!妒椤ぬ┦摹:‘独夫受,洪惟作威!盾髯印こ嫉馈:“明主好同,而暗主好独!薄盾髯印ふ邸:“诛暴君如诛独夫”。法家就是主张独裁的!逗亲印ね獯⑺瞪稀:“独视者谓明,独听者为聪。能独断者,故可以为天下王!贝酉挛牡奶致畚颐强梢钥闯,儒家也是从“独”的角度来理解君主尊贵的地位,只不过这种“独”更看重“德”,而体现于礼。 
     有没有个性,能不能“独”,是和一个人的处境没有关系的,或者说有个性的人应该超越自己的处境,不在乎独处还是群居!逗獯肪硪:“故中心存善而日新之,虽独处而乐,德礼而形!妒吩:‘何其处也?必有与也:纹渚靡。必有从也! ”《荀子·儒效》也说:“君子无爵而贵,无禄而富,不言而信,不怒而感,穷处而荣,独居而乐!庇腥俗匪嬗腥瞬艉、混杂在一起,反而有害: “疑则动,两则争,杂则相伤,害在有与,不在独也! (《慎子·德立》) 《礼记·儒行》对“特立独行”作了非常精当的说明:“世治不轻,世乱不沮,同弗与,异弗非。其特立独行有如此者!惫识,“独”应该是指“人所没有而己独有的个性”,这一点将在下文继续讨论。 
     显然,“独”指向两端的,独知、独觉而独立、独行是一端,“抛却自家”而“沿门持钵”是另一端;独觉而觉人、独立而立人是一端(详见下文),独断、独裁而成为“独夫”是另一端;谎灾,在“两端”之中,我们才可以发现一个人的个性,乍看起来,大家都是差不多的。 
     三、“慎其独”, 最终是“慎其诚”,即认真其个性。 
     关于“慎其独”,在《大学》和《中庸》之外,《荀子·不苟篇》的申述更为详备,并且和“诚”紧密联系: 
     君子养心莫善于诚,致诚则无它事矣

[1] [2] [3] [4] 下一页

下页更精彩:1 2 3 4 下一页